杨不欢

三分钟热度 爬墙狂魔

唯爱江澄

天哪这是我心里话了,暴风哭泣!!!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羡澄】大护法与皇帝那点事儿·续

  * 这是上篇文“论大护法与妃子的可兼容性”的番外小短篇之一,可能还会有的

  *只有一些小片段,慎入

1.

      魏婴登基成了新皇帝。


      老头子临时之前把帝位交给了太子,随后便撒手人寰,驾鹤西去。魏婴缟素白衣穿了没到三天,就披上了皇袍,戴起了冕冠,在大护法江澄的帮助下大力斩除贪官污吏,平定先皇未完成之叛乱,一定天下,四海清平,深受爱戴。

  

      邻国胡樊王惧其锋芒,亲自带领众多使臣前往云梦,欲与魏婴签定和平条约,搞好关系。


2.

      江澄仍以大护法身份在此与魏婴一同等候胡樊到来,他站的笔挺,身着黑色束腰劲装,英姿飒爽,锋芒毕露,但他绸缎衣领略高,遮挡住了脖颈处斑斑暧昧红迹,只有他转头的时候才隐隐约约能瞧得着。魏婴觉得有点可惜。

    

     他边从桌底下伸出手来与江澄的握住,轻轻搔弄他手心,看江澄脸上淡淡的粉,高兴得不得了。


    直到胡樊向他问候作揖,他的魂才从江澄那儿回来,漫不经心听他一通客套,什么关系甚好,什么同舟共济,他一个字也没听,满心只想着什么时候能把江澄按在榻上为所欲为。


     就是这胡樊太子眼神不对,总往江澄那边瞟,明明一张宽脸高额,却是贼眉鼠眼的,那视线虽然影响不了江澄,却让魏婴不太舒服,心里一股闷火。


3.

     胡樊等人用过膳之后,在宫中四处逛。魏婴在趁别人不注意时偷偷吻了江澄,顺便楷了一把好油后满足离去。

  

      魏婴路过御花园时,看见胡樊那骄横太子踢着一棵百岁山茶,顿觉轻蔑又不屑,冷哼两句打算离开,忽而听见那猪头恶心地说——

    

     “这云梦江澄要不是大护法,我早就给掠回家,玩够一年不带腻的。”语调轻佻,猥琐至极。


      魏婴停了脚步。手不自觉抚上陈情,好像恨不得立马抽出来取人性命,脸上黑气逸出,眸中血一般颜色,杀气腾腾。


      他一脚将胡樊踹倒在地,拿剑指其颈侧,语调平缓,但却像有着疯一般的决绝,“你也配?”言毕,剑落血涌,胡樊捂着腹部嗷嗷叫,魏婴笑得像个恶魔,嘴角红得像是能滴血似的。


4.

      下午,魏婴撕了条约。


       第二日,云梦皇帝魏婴亲自带兵向胡樊开战,三日后大捷,胡樊国土正式归附云梦。


        江澄不解“一开始不是谈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魏婴与其交换了一个深深的吻,缓缓道“没什么,不过是那狗东西动了不该动的念头,癞蛤蟆想吃天鹅屁吃罢了。”

  

  ————————分割线————————

这篇文其实就是想表现一下苏苏的护妻魏哥

无脑小甜饼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沙雕选手还差一个就70fo了,观众老爷们点个梗呗。


  cp限羡澄/曦澄,无脑小甜饼,无车,未考驾照


【羡澄】论大护法与妃子的可兼容性

    “相传皇帝有一子,名婴,六岁已然是太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冰雪聪明,惹人喜爱。现已成人,却是万千云梦国上至八十老妪下至八岁女童的梦中情郎。整日云游,无所事事,未婚。已被评为‘云梦女子最想嫁的人’,当之无愧。”


       “相传云梦国大护法本为太子贴身侍卫,年纪轻轻,据说小太子一岁,武功却已出神入化,达‘润物无声,杀人无痕’之境。神出鬼没,形如魑魅,无人见他真面目,有人言他一双杏眸,面若好女;又言他凶神恶煞,脸上一疤痕贯穿整脸;甚至又言他实则是女扮男装,是太子童养媳呢!”


          ………………


       “哈哈哈……咳,咳咳”楼上一位黑衣细袍的束发青年一闻此句,乐呵得连碧螺春都一口喷了出来,呛着咳嗽。


        说书人听着上楼隔间那突兀的声音,自己正讲到投入,语气也带了点冲味儿,大手一挥,愤恨地指着那罪魁祸首。

  

       “喂,上面那位公子,小生说的哪里不对?你怎的这般行为?”


       旁观者都顺着那根直冲入天的手指寻到了打扰他们兴致的青年。只见他不紧不慢地用宽大袖炮掩了笑意,正色恭手道“是我失礼了,您讲的一点没错,实在是极好,请继续。”


       他那点眉间笑意还未收敛,又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眼角一勾“还有,为了赔不是,今儿个茶馆里的清酿我请客。”


        众茶客欢呼。说书人看他眉目清俊,一副小少爷模样,嘴甜,出手又阔绰,把他当成了某个地主老爷家里的傻儿子,也就没了脾气。继续滔滔不绝的讲那传说中云梦国“大护法”的逸闻趣事。


        楼上。


        站在一旁的侍卫看着主子津津有味地听着,想着又是什么事把这位因强行被召回而生气的祖宗哄高兴了,不禁纳了闷儿,小声说“太子……”。‘子’还未出口,就被一个眼神杀噎了回去,赶忙改口道“公子,”


         黑衣公子,不,魏婴添了碗茶,慢慢悠悠道“怎么?”


         “您不是一般不屑于施舍嗟来之食的吗?今天怎么……”


           “谁说他们是不劳而获的?喏,特别是那个说书人,所言极是,回去我得说给阿澄听。”魏婴笑了,嘴角仿佛晕了朵花一样灿烂。


         侍卫秒懂,不再多问,敢情这祖宗是在乐呵着思春呢!


           宫中。


           被唤作“阿澄”的男子正半卧在书榻上习字,青丝散落,与麾下墨水的颜色相衬,更显的他如谪仙一般。杏眸微挑,本是俊秀清雅的脸上因此带了点儿妖气,就像小说里狐狸精描的书生画像一般,应是儒雅如淡墨,却染上了一点执笔人所带的妖艳,能把魂勾了去。


            侍女一推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人图,默默地花痴了一会儿,转回正事,“江护法,这里有关于太子的一份消息.……”

   

             江澄头也未抬,只是练着手中的字。“哦?他终于肯回来了?”

      

             侍女点头。“但是,太子一行人貌似中途突然偏转路线,向北行驶。”


            江澄顿了顿笔,眨了眼,轻飘飘地问“然后呢?”


              侍女接着说,“听闻是太子殿下不愿被召回,想四处游玩,拖延时间。皇上想要您施法让他快点回来。”


              “不愿……回来吗?”江澄捏住手中笔杆,眉间显倒是有些怒极反笑的意味,薄唇抿成一条线,只听“啪”的一声,价值连城的玉杆就这样碎成两半,听得侍女心拔凉拔凉的,为笔杆,也为太子殿下。

    

              侍女抬起头来,却发现江澄已不在原来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提着那把“三毒”,就要往外走。于是呼出声“您要去哪儿啊?”


             江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闻言停了下来,回眸笑了一笑,俊出了少年气。他把袖袍往后一挥,“三毒”那锐利的剑锋就这样划过空气,剑尖指北。他朱唇轻齿,缓缓道——


            “奉旨,擒太子。”



          让我们一起为太子点蜡。


          夜晚,魏婴辞了所有侍卫,打算小酌一杯,顺便把对江澄的思念写成几首闷骚的小词献给其人的。可他提笔未动,忽然感觉一缕风带着劲锐之气袭来,发梢飘动未停,下頷已有一把剑抵着。


           魏婴笑得灿烂。他不慌不忙地咽下清酒,一只手妖娆地顺着剑柄摸住了握剑人的手,撑开,十指相扣。那人也不反抗,大有“你继续我看你能怎么样”的意味。


          魏婴把这沉默当成了无声的邀请,“终于舍得来看我了?”他慢慢走近那人,撩开纱布面罩,看到那一双令自己魂牵梦绕的杏眸,心里似绽开了花一般愉悦。


          他一手顺着劲瘦的腰肢往上,慢慢游离,眼神轻佻,凑着头往前,使两人直接的距离不过一个吻那样,说话都像是在耳鬓厮磨,暧昧不已。


       “怎么不回来?”江澄问。语气像是抱怨。


        魏婴愣了愣,随即噗嗤笑了出来,之前的沉默好像都有解释了一般。他就觉得江澄可爱得紧,索性直接将人按在胸口,闻他脖颈里的香味。


        “说话。”江澄不耐烦魏婴这挠痒痒般的动作,用手指狠狠点了点他额,就着昏暗的烛光仰头瞪者魏婴。

           

          对魏婴来说,一日不见江澄,如隔三秋,之前那无数夜晚里如丝如絮般的思恋现在把心填的满满的,他早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现在被江澄这毫无威慑性的一瞪,理智早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直接就吻了下去。


         江澄爱酒。魏婴这嘴里残留的冽酒气息顺着交缠的舌渡过来,让江澄有点上头。魏婴吻技好,明白什么时候该欲擒故纵,什么时候该横冲直撞,不一会儿就把江澄吻的七荤八素,面色潮红,眼神迷离。


          魏婴得寸进尺,把手伸进江澄单薄的衣襟,不料被一把抓住手,对上江澄执着的双眼“为什么不回来?”只觉得可爱又好笑。干脆把实情讲出来,博得美人欢心,才好进行下一步亲热。


           “我这次出宫,就是想让父皇自个儿消化消化,我既然打算娶你,就要光明正大地娶,所以……”


           “所以你就请求皇上,不答应不回宫?”江澄语气有点颤抖,魏婴听出来是他惯有的对激烈感情的控制。


             “对。”魏婴勾唇,笑得像一个魅魔,摄人心魄。“老头子既然让你叫我回来,就说明他已经软了。”


            对视几秒后,江澄吻了回去。这次不是那么的缠绵温柔,它用尽了江澄的全部力气,热情似火,一触即发,两人都纵情投入,房间中传来“啧啧”的暧昧水声。


             江澄被魏婴托着,抵到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两人还在如火如荼,门外昏昏欲睡的侍卫却被这声音惊醒,大喊一声“有刺客!”带着众多将领冲入房间——


             只见他们的似乎正在遇刺的太子正把似乎正在行刺的大护法摁在桌子上,两人都衣衫不整,那场面,叫一个香艳。


               你俩别摆出被发现的表情啊跟谁不知道你俩有染似的!


              众士兵心中如是说。


            数眸相对,尴尬不已。直到某个士兵立正,转身个,冲出了门外,剩下来的人也都捡回了脑子,风一样往外跑,任凭他们平时毁天灭地的大护法怎么呼喊着“给我回来!”也都决计不回头。甚至还细心的锁好了门。


         魏婴觉得这群人要是在战场上也能如此决绝与机智,那一定百战百胜。


         江澄脸憋得通红,“我这个大护法怎么一点实权都没有?”气嘟嘟的想要从桌上坐起来。


         魏婴一把把他按回去,暧昧道“那作为皇妃呢?总有点实权吧。”


         夜还很长,太子还请慢慢享用。

     

          ——————————分割线————————

    深夜码字,咸鱼选手爆肝上演

    灵感源自不思凡《大护法》

     跪求评论

       

一纸情书

  11月5日。

  特别的日子。

  你的第一个生日,我很愧疚,觉得自己实在没能献给你些什么,于是掏心置腹,些下这些文字给你。

  从我爱你到现在不过短短一年,但我见证过你的辉煌,你的落魄,你在绝望中煎熬的怀疑与痛苦。

  很多时候,我做梦都想紧紧抱着你,轻轻唤一句“晚吟,我在。”但命运注定不尽如人意,我始终无法与你并肩同行,我只能对着冰冷的屏幕吐露对你的真心。

   我想在江家祖祠中替你痛苦;在观音庙替你掉泪;在雨中撑一把油纸伞给你挡住大雨淋漓……

   可是我做不到 。我只能看着你,可望而不可及。所以我用文字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圆你一个幸福的梦。在这里,你的身边众星璀璨,那么我眼里这一朵小小的眸光对你也就微不足道了,你值得最好的人。你看,我是多么渺小与卑微啊。

  但没有关系,我只要你好,我可以跟在你身后,看着你的光芒,我就满足了。你是我的光,但我并不是你的特殊的什么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爱你的人中普通的一个。

 

  但是爱你这件事让我变得幸福,认识了那么多的太太,陪伴了你那么多的时光,就算是在你低谷的时候也不会迷惘,因为我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一扛着,我们是你的遁甲,你的利剑,我们可以替你挡住阴霾,护你无恙。

  所以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想对你说:

    晚吟,我与你同在,与你共赏繁花似锦,与你同看万星垂眸。愿你安好,未来可期。

  最后摘改一句村上春树先生在《挪威的森林》中的一句:

     我希望你能够永远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个人,我会呆在你身后。

   很抱歉我没有华美的词藻,没有精湛的画工,有的只是一些朴素的言句,和一颗小小的真心一一

    小到只能堪堪装得下江晚吟一个人。

                                                                                  

                                                                                      
  

寄金庸先生

   先生,一路走好。

   感谢您圆我一个武侠梦。

 

解释一下“魏婴和“魏无羡””的区别

    有小可爱问我为什么要把“魏婴”和“魏无羡”区别称呼,因为我任然固执地认为——

     魏无羡代表不了魏婴,而魏婴也绝对不会成为魏无羡。

【羡澄·原著向·BE】夜莺

      魏婴第一次遇见江澄时,这个身着紫色小袍子,语气稍稍傲娇的小团子在巷子里用稚嫩的拳头帮他赶走了所有的恶犬,他用袖子擦了擦嘴,逆着光,朝魏婴伸出了软软的小手,笑得天真无邪,嘴角两个小酒窝可爱得紧——


       “我叫江澄,你呢?”


       魏婴仿佛看见了他的光。


       魏婴短短的前半生可以用泥泞、谩骂、痛苦、与可怕的犬吠这几个短短的词语所概括。他的世界一片漆黑,毫无光明可言。


        但此时,这个名叫江澄的男孩儿让他第一次感受到被人保护,或者说生而为人的满足与幸福,他像一只夜莺,用清脆婉转的歌喉唤醒了黎明,给漆黑一片的世界带来生机,让几乎绝望的魏婴接触到了生命中第一缕阳光。


         “魏婴,我叫魏婴。”魏婴从角落里走出来,用力握紧了江澄的手,他感到温暖。魏婴想展露一个笑容,但泪水早已先一步沾湿了脸颊。

     

        ………………


          很多年后,魏无羡就着微醺的醉意与迷人的月光,恍惚想起了当年还是小乞丐的自己和笑得灿烂的小江澄,想到了那束被他生命中爱恨情仇衬得黯然失色的第一缕光。


           他撑着头,思绪飘向更飘渺的远方,想到了江澄笑起来的甜甜的酒窝,想到了师姐给他熬的莲藕排骨汤,想到了虞夫人对他冷冰冰却关心的态度……以及莲花坞。魏无羡不自觉苦笑,眼前是朦胧的云深风光,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江澄第一次帮他赶狗的场景。


            他有些记不清了,正冥思苦想着,突然听见蓝湛冷冷的腔调“无羡,来喝汤。”


            这声音像一把小钩子,把他的魂钩了回去。。


            “算了”,他摇摇头,喃喃自语“也没什么好想的”,于是放下酒杯,转身去寻他白衣飘飘的道侣了。


           可他不知道,随着他这一转身,那束原本就黯然失色的光彻底从他的生命中剥离了出来,带着江澄给予他的烙印,像蓝湛的尾音一样飘散在风里。


          他好像听见 远处晚风呜咽,似一只受伤的夜莺悲鸣着,孤单又无助。


           魏无羡裹紧了蓝家道袍,对着手心哈了一口气,想着“也许是错觉吧。”

——————分割线——————————————

这是一个梗,刀子,借克里斯汀女士《夜莺》之名
所写

文笔渣,见谅,谢谢你们看完

【羡澄】我的女朋友是带把儿的

      江澄觉得有些偏头疼。

   
  
         眼前群魔乱舞的疯狂场面,醉鬼口里的污言秽语,那些花花绿绿的不知由什么垃圾调料勾兑成的酒水,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坠入了撒旦的地狱。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点恶心,方才不知被哪个媚俗的酒女逼着灌下去的一杯烈酒仿佛在他身体里炸开,烧着那该死的火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

          
  
         躁得慌。

          

         他甩了甩头发,微长的发梢尖儿扫过眼睫,有点痒,脸上似乎烫出了宛如酒色一般的酡红,连眉间也染上了朦胧的醉意,带了点画中的妩媚。

        

        “靠”江澄现在只想给自己泼上一盆冷水然后揍死那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二货室友。这傻玩意儿脑子里肯定被水灌了,搞个派对还要混到酒吧来,更死皮赖脸地求自己参加。现在状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只想自己能快点回宿舍睡到个天荒地老,前提是他能自己回去。

         
         他扶着椅子微颤着站了起来, 努力贴着墙试图挤出这群癫狂的疯子。鲜艳的灯光扫到他脸上的感觉很不好受,他眯了眯眼,把黏在他衣服上的醉女人推开,却撞上了一个一堵墙似的男人。

  

        "对不起 "江澄抬头,那男人长得猪一样,满脸流油,让他觉得有些想吐。

   

          “哟,小美女,你要怎么赔偿我啊”那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裸露在外的皮肤突然被灼热包裹住,他忍住额头青筋的暴动,耐心说道,"先生,放开。"

  
          那男人油腔滑调,“小美女还挺辣,我喜欢。”说着还摸了摸。江澄原本微醺的醉意顿时全无,只想把这个醉鬼肥猪千刀万剐,他暗暗握紧了拳头,正欲一拳打在男人鼻梁上时,一双修长骨感的手 把那男人的猪蹄拽了下来。

       

         " 先生,请你放尊重 点。" 一个微低具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

         
         江澄顺着那只手找到了它的主人,明显感觉呼吸一滞 。

        

         惊为天人!

        

         墨黑 长发柔顺地披在人肩上,发尾那微微的卷平添了几分可爱活泼,那双妩媚的桃花眼似要把魂给勾了去,鼻梁高挺,眉骨深邃,红唇微抿,下巴刀削般,英气逼人。往下,妖艳黑裙裹着丰满的胸脯,锁骨精致,曼妙腰线让人心脏狂跳,修长双腿在裙摆拂动下隐隐约约 

         

        像只从古老黑森林里走出来的艳丽妖精。

         

        真是美人啊。江澄在心里感叹。

        

         那个猪男看到此等尤物,笑的更猥琐了 " 嘿我今天真是捡到宝了,两个小美人,来陪大爷我玩玩——"

  
         可惜没等他说完,那个绝世美人就 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的手提包往他脸上一扫 ——

  

         男人倒在了吧台上,脸上肿的吓人,还有被水钻刮出来的血痕。

         江澄惊讶地可以吞下一颗鸡蛋。

 
 
         美人你的包里放了砖头吗!!火力如此之猛?!

 
 
         美人似乎看出他的想法,调皮地吐了吐舌。江澄很庆幸现在是在暗处,要不然他脸上的粉红可不好解释。只见美人拉住了他的手,带他走出这块是非之地,他有点想挣开,因为自己隔着一层布料的皮肤正在灼灼的散发着热量。

 
 
        江澄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感觉舒服了不少,他转向刚给自己解了围的美人,忽然发现这美人好像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他不禁感叹道“美女你多高?”

 
 
         美人,不,魏婴愣了愣,似是没料到江澄回来这么一出,笑得桃花眼都弯了起来,后看着江澄憋红的脸,心里想着他怎么可以怎么可爱,正了正声说道"186。还有,我姓魏,魏——颖。"

 
  
         “江澄。”他笑得腼腆。

  

         江澄小兔子,就这么掉入了魏大狼的一手陷阱里,等着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却不自知。唉唉唉,可谓是莎士比亚的第五大悲剧。

 

    大灰狼,不,魏婴笑出了牙,明目皓齿,凑近江澄,声音魅惑,“江先生,加个微信?”

  

       江澄脸颊红红,手忙脚乱地把微信号给了’魏颖'又手忙脚乱地找了个理由捂着砰砰跳动的小心脏逃似的跑走了,留下魏婴一人原地惋惜"我以为你至少会送我回家呢....."遂揉了揉黑发无奈笑着感叹江澄的直男指数。

  

        宿舍中,江澄把自己缩成一团在被窝里,看着手机屏幕上大大地'颖'的ID,羞红了脸,懊悔着,”我到底为什么要逃啊......‘’

  

        经过魏婴约会江澄,看电影,去游乐园,等等等等,终于在江澄那儿把自己的好感度刷到满值。江澄也由一开始只敢偷偷摸摸跑到阳台上接魏婴电话变为光明正大在宿舍里开着视频秀恩爱,吸引一众怨毒目光还乐不思蜀。两人暧昧不清的日子持续了挺久,魏婴抓住机会,乘热打铁,一口气上了本垒打,把我们的江澄小兔子骗到了狼窝——

  

        江澄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紧张的不得了,还硬装出淡定的声音“颖,好了吗?”

  
     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好了。"对方推开玻璃门碰撞出声响,江澄回头看,手中的杜蕾斯都啪嗒掉在了地上。
 

     谁能告诉他这个擦着短发笑得一脸邪气的顶着八块腹肌的男人是谁啊啊啊!!

  

        江澄的懵逼状态一直持续到他被魏婴重重地抵在墙上。

  

       “等等,颖,不对,反正等等!”江澄被吻得七荤八素,晕晕乎乎,说话都不利索。
  

        魏婴可不给他缓过来的时间,咬住了江澄的耳垂,粘粘糊糊地说着“魏婴,叫我魏婴。”

  

        然后.....

  

        他们干了个爽。(因为不可描述所以不可描述)

  

        江澄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忍着腰疼和魏婴搂着他腰的手,默默地发了个知乎——

 
       “我女朋友带把儿的,怎么办?”


--------分割线------------

感想亲友的无敌脑洞提供

还有我只负责开车头不灭火

最后不要脸求小红心和评论

  

      

磕德哈粮使我愉快,啥?文是什么,能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