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不欢

三分钟热度 爬墙狂魔

一纸情书

  11月5日。

  特别的日子。

  你的第一个生日,我很愧疚,觉得自己实在没能献给你些什么,于是掏心置腹,些下这些文字给你。

  从我爱你到现在不过短短一年,但我见证过你的辉煌,你的落魄,你在绝望中煎熬的怀疑与痛苦。

  很多时候,我做梦都想紧紧抱着你,轻轻唤一句“晚吟,我在。”但命运注定不尽如人意,我始终无法与你并肩同行,我只能对着冰冷的屏幕吐露对你的真心。

   我想在江家祖祠中替你痛苦;在观音庙替你掉泪;在雨中撑一把油纸伞给你挡住大雨淋漓……

   可是我做不到 。我只能看着你,可望而不可及。所以我用文字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圆你一个幸福的梦。在这里,你的身边众星璀璨,那么我眼里这一朵小小的眸光对你也就微不足道了,你值得最好的人。你看,我是多么渺小与卑微啊。

  但没有关系,我只要你好,我可以跟在你身后,看着你的光芒,我就满足了。你是我的光,但我并不是你的特殊的什么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爱你的人中普通的一个。

 

  但是爱你这件事让我变得幸福,认识了那么多的太太,陪伴了你那么多的时光,就算是在你低谷的时候也不会迷惘,因为我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一扛着,我们是你的遁甲,你的利剑,我们可以替你挡住阴霾,护你无恙。

  所以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想对你说:

    晚吟,我与你同在,与你共赏繁花似锦,与你同看万星垂眸。愿你安好,未来可期。

  最后摘改一句村上春树先生在《挪威的森林》中的一句:

     我希望你能够永远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个人,我会呆在你身后。

   很抱歉我没有华美的词藻,没有精湛的画工,有的只是一些朴素的言句,和一颗小小的真心一一

    小到只能堪堪装得下江晚吟一个人。

                                                                                  

                                                                                      
  

寄金庸先生

   先生,一路走好。

   感谢您圆我一个武侠梦。

 

解释一下“魏婴和“魏无羡””的区别

    有小可爱问我为什么要把“魏婴”和“魏无羡”区别称呼,因为我任然固执地认为——

     魏无羡代表不了魏婴,而魏婴也绝对不会成为魏无羡。

【羡澄·原著向·BE】夜莺

      魏婴第一次遇见江澄时,这个身着紫色小袍子,语气稍稍傲娇的小团子在巷子里用稚嫩的拳头帮他赶走了所有的恶犬,他用袖子擦了擦嘴,逆着光,朝魏婴伸出了软软的小手,笑得天真无邪,嘴角两个小酒窝可爱得紧——


       “我叫江澄,你呢?”


       魏婴仿佛看见了他的光。


       魏婴短短的前半生可以用泥泞、谩骂、痛苦、与可怕的犬吠这几个短短的词语所概括。他的世界一片漆黑,毫无光明可言。


        但此时,这个名叫江澄的男孩儿让他第一次感受到被人保护,或者说生而为人的满足与幸福,他像一只夜莺,用清脆婉转的歌喉唤醒了黎明,给漆黑一片的世界带来生机,让几乎绝望的魏婴接触到了生命中第一缕阳光。


         “魏婴,我叫魏婴。”魏婴从角落里走出来,用力握紧了江澄的手,他感到温暖。魏婴想展露一个笑容,但泪水早已先一步沾湿了脸颊。

     

        ………………


          很多年后,魏无羡就着微醺的醉意与迷人的月光,恍惚想起了当年还是小乞丐的自己和笑得灿烂的小江澄,想到了那束被他生命中爱恨情仇衬得黯然失色的第一缕光。


           他撑着头,思绪飘向更飘渺的远方,想到了江澄笑起来的甜甜的酒窝,想到了师姐给他熬的莲藕排骨汤,想到了虞夫人对他冷冰冰却关心的态度……以及莲花坞。魏无羡不自觉苦笑,眼前是朦胧的云深风光,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江澄第一次帮他赶狗的场景。


            他有些记不清了,正冥思苦想着,突然听见蓝湛冷冷的腔调“无羡,来喝汤。”


            这声音像一把小钩子,把他的魂钩了回去。。


            “算了”,他摇摇头,喃喃自语“也没什么好想的”,于是放下酒杯,转身去寻他白衣飘飘的道侣了。


           可他不知道,随着他这一转身,那束原本就黯然失色的光彻底从他的生命中剥离了出来,带着江澄给予他的烙印,像蓝湛的尾音一样飘散在风里。


          他好像听见 远处晚风呜咽,似一只受伤的夜莺悲鸣着,孤单又无助。


           魏无羡裹紧了蓝家道袍,对着手心哈了一口气,想着“也许是错觉吧。”

——————分割线——————————————

这是一个梗,刀子,借克里斯汀女士《夜莺》之名
所写

文笔渣,见谅,谢谢你们看完

【羡澄】我的女朋友是带把儿的

      江澄觉得有些偏头疼。

   
  
         眼前群魔乱舞的疯狂场面,醉鬼口里的污言秽语,那些花花绿绿的不知由什么垃圾调料勾兑成的酒水,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坠入了撒旦的地狱。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点恶心,方才不知被哪个媚俗的酒女逼着灌下去的一杯烈酒仿佛在他身体里炸开,烧着那该死的火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

          
  
         躁得慌。

          

         他甩了甩头发,微长的发梢尖儿扫过眼睫,有点痒,脸上似乎烫出了宛如酒色一般的酡红,连眉间也染上了朦胧的醉意,带了点画中的妩媚。

        

        “靠”江澄现在只想给自己泼上一盆冷水然后揍死那个醉的不省人事的二货室友。这傻玩意儿脑子里肯定被水灌了,搞个派对还要混到酒吧来,更死皮赖脸地求自己参加。现在状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只想自己能快点回宿舍睡到个天荒地老,前提是他能自己回去。

         
         他扶着椅子微颤着站了起来, 努力贴着墙试图挤出这群癫狂的疯子。鲜艳的灯光扫到他脸上的感觉很不好受,他眯了眯眼,把黏在他衣服上的醉女人推开,却撞上了一个一堵墙似的男人。

  

        "对不起 "江澄抬头,那男人长得猪一样,满脸流油,让他觉得有些想吐。

   

          “哟,小美女,你要怎么赔偿我啊”那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裸露在外的皮肤突然被灼热包裹住,他忍住额头青筋的暴动,耐心说道,"先生,放开。"

  
          那男人油腔滑调,“小美女还挺辣,我喜欢。”说着还摸了摸。江澄原本微醺的醉意顿时全无,只想把这个醉鬼肥猪千刀万剐,他暗暗握紧了拳头,正欲一拳打在男人鼻梁上时,一双修长骨感的手 把那男人的猪蹄拽了下来。

       

         " 先生,请你放尊重 点。" 一个微低具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

         
         江澄顺着那只手找到了它的主人,明显感觉呼吸一滞 。

        

         惊为天人!

        

         墨黑 长发柔顺地披在人肩上,发尾那微微的卷平添了几分可爱活泼,那双妩媚的桃花眼似要把魂给勾了去,鼻梁高挺,眉骨深邃,红唇微抿,下巴刀削般,英气逼人。往下,妖艳黑裙裹着丰满的胸脯,锁骨精致,曼妙腰线让人心脏狂跳,修长双腿在裙摆拂动下隐隐约约 

         

        像只从古老黑森林里走出来的艳丽妖精。

         

        真是美人啊。江澄在心里感叹。

        

         那个猪男看到此等尤物,笑的更猥琐了 " 嘿我今天真是捡到宝了,两个小美人,来陪大爷我玩玩——"

  
         可惜没等他说完,那个绝世美人就 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的手提包往他脸上一扫 ——

  

         男人倒在了吧台上,脸上肿的吓人,还有被水钻刮出来的血痕。

         江澄惊讶地可以吞下一颗鸡蛋。

 
 
         美人你的包里放了砖头吗!!火力如此之猛?!

 
 
         美人似乎看出他的想法,调皮地吐了吐舌。江澄很庆幸现在是在暗处,要不然他脸上的粉红可不好解释。只见美人拉住了他的手,带他走出这块是非之地,他有点想挣开,因为自己隔着一层布料的皮肤正在灼灼的散发着热量。

 
 
        江澄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感觉舒服了不少,他转向刚给自己解了围的美人,忽然发现这美人好像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他不禁感叹道“美女你多高?”

 
 
         美人,不,魏婴愣了愣,似是没料到江澄回来这么一出,笑得桃花眼都弯了起来,后看着江澄憋红的脸,心里想着他怎么可以怎么可爱,正了正声说道"186。还有,我姓魏,魏——颖。"

 
  
         “江澄。”他笑得腼腆。

  

         江澄小兔子,就这么掉入了魏大狼的一手陷阱里,等着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却不自知。唉唉唉,可谓是莎士比亚的第五大悲剧。

 

    大灰狼,不,魏婴笑出了牙,明目皓齿,凑近江澄,声音魅惑,“江先生,加个微信?”

  

       江澄脸颊红红,手忙脚乱地把微信号给了’魏颖'又手忙脚乱地找了个理由捂着砰砰跳动的小心脏逃似的跑走了,留下魏婴一人原地惋惜"我以为你至少会送我回家呢....."遂揉了揉黑发无奈笑着感叹江澄的直男指数。

  

        宿舍中,江澄把自己缩成一团在被窝里,看着手机屏幕上大大地'颖'的ID,羞红了脸,懊悔着,”我到底为什么要逃啊......‘’

  

        经过魏婴约会江澄,看电影,去游乐园,等等等等,终于在江澄那儿把自己的好感度刷到满值。江澄也由一开始只敢偷偷摸摸跑到阳台上接魏婴电话变为光明正大在宿舍里开着视频秀恩爱,吸引一众怨毒目光还乐不思蜀。两人暧昧不清的日子持续了挺久,魏婴抓住机会,乘热打铁,一口气上了本垒打,把我们的江澄小兔子骗到了狼窝——

  

        江澄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紧张的不得了,还硬装出淡定的声音“颖,好了吗?”

  
     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好了。"对方推开玻璃门碰撞出声响,江澄回头看,手中的杜蕾斯都啪嗒掉在了地上。
 

     谁能告诉他这个擦着短发笑得一脸邪气的顶着八块腹肌的男人是谁啊啊啊!!

  

        江澄的懵逼状态一直持续到他被魏婴重重地抵在墙上。

  

       “等等,颖,不对,反正等等!”江澄被吻得七荤八素,晕晕乎乎,说话都不利索。
  

        魏婴可不给他缓过来的时间,咬住了江澄的耳垂,粘粘糊糊地说着“魏婴,叫我魏婴。”

  

        然后.....

  

        他们干了个爽。(因为不可描述所以不可描述)

  

        江澄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忍着腰疼和魏婴搂着他腰的手,默默地发了个知乎——

 
       “我女朋友带把儿的,怎么办?”


--------分割线------------

感想亲友的无敌脑洞提供

还有我只负责开车头不灭火

最后不要脸求小红心和评论

  

      

磕德哈粮使我愉快,啥?文是什么,能吃么?

[ALL澄主羡澄·我叫江小花·续]

    大家好,我叫江小花,貌美如花的花。

   
     自从知道那位骚扰宗主的小尾巴就是魏婴之后,我心中的仰慕宗主的小花花就完全凋谢了。

    
     本来我的胜算就不大,即使是美丽曼妙如本姑娘一样的大美女,在什么云深不知处的含光君泽芜君这类凤凰面前就像只逊色的杂毛鸭子,自惭形秽。但是我依然相信宗主总有一天会回过头来用他那迷倒万千少女的杏眸看看我,啊,真是想着都是幸福的。

     
     但是,魏婴这横来一记飞毛腿,把我踢出了围着宗主转转的小圈子。本姑娘很不爽。

    
    魏婴与宗主之间的感情真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一个口嫌体正直苦等十三载侯一不归人,一个风流木头前世负心重生归来后仍不长进,总而言之,一个瞎子,一个哑巴。但即使这样他俩的情谊也不是轻易容许别人能挑拨离间的。
  

     唉,愁死本姑娘了。

    
     正当我满怀少女心忧柔感概红颜生不逢时之间隙,忽而传来一阵悠扬的叶曲小调,清脆悦耳,虽使我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下,但我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小花,你在干什么呢?思春啊?”

  
       得,说王八蛋王八蛋到。

   
     自从我上次冲动跑去告诉他宗主等了他十三年,酿了十三坛酒,此人全身都散发着爱情的小花花,惊讶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桃花眼更是一抽一抽的,仿佛哭出来似的。

    
     我看他可怜,正想大发善心安慰安慰他,顺便树立一个高尚美丽的人格,结果不要脸的王八蛋嗫嚅着说了一句话:

   
     “澄澄啊,原来你还是爱我的。”

  
     我的手立刻停在了半空中,握成了一个拳头,蓄势待发。

    
     呵呵,不要脸,王八蛋,以后本姑娘的善心宁愿喂狗也不给你。

  
      不过这王八蛋对我也挺好的,三天两头给我送胭脂,就为了从我嘴里套出宗主这十几年来的事,每当这时,他的眼睛就仿佛有星星,带着怀念和眷恋,温柔的能把人溺死在里面。

   
      哼,要不是你的真诚,本姑娘早把你赶出去啦。

  
     “滚啦,你才思春”我没好气的说,反正他现在身份明明白白的,我也不必要再装淑女。

   
     “我要思春也是肖想我家澄澄,”他往上挑起了桃花眼,声线全是有恃无恐的慵懒骄傲,“唉,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叫声师兄来听听。”

   
       听你个大头鬼啦!

   
      见我没理他,这王八蛋像没骨头一样靠在了墙上,宽大的袖炮都给撸了上去,露出了腰带上的一个精致的云梦银铃,手上还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莲藕排骨汤,那汤中莲藕粉白如玉,排骨肉炖成烂状,一看就是用心慢慢熬成的,再看他这一脸心花怒放,我就算是个斗鸡眼的傻子也知道原因了。

    
     宗主这几天表面上都对魏婴不闻不问的,甚至恶语相向,背地里却偷偷地躲在墙边上看他洗衣服,蹑手蹑脚的,像一个抓到了糖又不舍得吃下去的孩子一样,而那双我仰慕了十几年的杏眸中是满腔我从未见过的温柔与怀念,他们却只映着魏婴一个人,满含着朦胧的快乐。

    
     宗主就是这样,小猫一般,傲娇得不行,急了还会咬上你几口,但是当他明白你的好后,还会蹭蹭你,舔一舔你的伤口。可爱的不行。

     
     而现在,宗主居然亲自炖了汤给这王八蛋喝,一想到这个,我就恨不得咬着手绢出去梨花带雨地哭。

  
    呜呜呜,宗主啊……这人有什么好的,除了长的好看,就是一绣花枕头,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啊……

  
     我的胸中充满了一种养大的白菜被猪拱的悲愤感。

 
    “小花,别这么哭丧着脸嘛”

      我抬头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他慢条斯理地吐出几个字 “哭了更丑”

  
     “……你走”我的小脸皱巴巴的,像个小核桃,写满了委屈。

  
     “我这儿有好东西,要不要?”只见他环顾四周,悄悄咪咪地从袖袍中抽出几本装订精致的书。

   
     这是我到后来都一直追悔莫及的一个时刻,没料到从此时就自个儿踩进了这王八蛋设计的无底深渊。

  
     “这是什么?”我止住哭腔,充满好奇地看着那几本书。

     
    “小花,” 只见他朱唇轻启,眼波流转,轻轻偏向头,对着我低声吐露出几个字

   
     “春山恨了解一下?”

——————————分割线————————
庆祝某澄吹高产

被我的脑洞折服

再次不要脸求小红心和评论
    

[ALL澄主羡澄·OOC小短篇]我叫江小花

   各位大姑娘小兄弟好,我叫江小花。
 

   本姑娘乃大名鼎鼎莲花坞丫鬟之首,眉清目秀明眸皓齿,追求者那是从坞前排到坞尾,但是,我现在有一个烦恼——我家宗主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要说起我家宗主,那可是一个顶顶的好。外人有冠三毒圣手之名号,谓其锐利俊美,周身似有剑芒,隐隐攻击之势,冷酷异常。但宗主本人却是俊美如谪仙下凡,一双杏眼带着勾人的美,似要把人魂给勾了去,那一片朦胧紫衣是多少少女的梦啊……

  
    噢不好意思我先把我的花痴劲儿收一下

    
    宗主其实怪不容易的,我从小丧父丧母,在一个人贩子手中被宗主救了回来,那时的宗主不过十六七岁,一个人背负着整个莲花坞,还要拉扯着金小公子长大,居然还愿意收养我这个小乞丐儿,那时我就想:我就算是拼了命也要跟着宗主,守在他后面。

   
    还有,本姑娘芳名就是宗主取的,顺了貌美如花之意,豆蔻小女之心,真是绝妙,羡慕不死你们。

   
    咳,说正事。 最近,我家宗主陪金小公子外出夜猎,整天就没回来过,愁死了我心里这一朵仰慕宗主的花,都蔫了。当我听到远方那一声银铃脆响时,简直激动地恨不得把脖子拉长一米以此来盼望我心尖尖上的宗主,却发现他背后还粘着一个黑红相间的小尾巴,搂着他腰,一脸芳心明许,而宗主居然没有把他踢得远远的远,就这样让他胡乱搂着,进了莲花坞。

    
     我当时的心情仿佛日了仙子一般(仙子乖对不起),下巴差点砸了自己的脚,而后我心中响起了十二分的警报——

     
       这人什么来头?!!

     
       我家宗主也是你这等无名小卒能觊觎的了的?!!手!放下!!

    
       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对我家宗主耍流氓啊!!平常泽芜君含光君这等才貌双全的大情敌就已经够我心塞的了!!要拐我家宗主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啊!!!

      
       于是我努力乘着自己仅有的理智理了理心绪,摆着比向日葵还要灿烂的微笑对着这位“小尾巴”笑了一下,心里却想着怎么揭开这个勾引宗主的狐狸精的真正嘴脸。

      
        “宗主好,这位狐……怎么称呼?”

  
        宗主垂下了那细长浓密的眼睫,嘴角似是泛起了一丝苦意,随后又是带了点嘲讽意味的笑“呵,称呼……唤魏公子便是。”
      

       那人,不,魏公子有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每时每刻都流着情似的,那片刻眼中却是深深的凝重,转瞬即逝,又变为他那惯有的肆意潇洒,“阿澄愿意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对着宗主挑眉一笑。这人虽然看上去不靠谱,但是他眼里的真诚骗不了人。

      
      我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看宗主的神情,像怀念又像痛苦。

      
      宗主让那个人模狗样的魏公子跟着我,找点事儿做以不至于混吃混喝。

     
       哼,管你是什么人,总之惹宗主伤心了就是我江小花的敌人!真诚也救不了你了!我如是想。

   
      我本来想就着我对莲花坞的了解来全面垮击那个魏公子,可不料他比我还了解莲花坞,连哪一座久远的假山洞里藏了什么东西,哪间房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都知道,跟别提宗主的喜好与日常习惯了,换句话来说,他简直对整个莲花坞了如指掌!

   
     在魏公子又一次给宗主备好吃食时,我觉得我的丫鬟头头的地位收到了极大威胁。

  
     并且我更疑惑的一件事是:这个魏公子,到底是谁?

   
      没过几天,我背着木桶打算洗衣服时,听到了两个做事大娘的碎嘴星子,隐隐约约听到她们谈到了宗主,我正意欲让她们闭嘴时,突然听见了“魏公子”,于是我眼疾手快立刻躲到门后,我的心砰砰跳动,似乎有一个答案要呼之欲出。

   
       “宗主带回来的那个魏公子,你不觉得像一个人吗?”

    
         其中一位大娘似乎往四周看了看,特意压低了声音——

    
        “你是说……婴公子?”

        ……

      
        我仿佛被一道惊雷当场劈成傻妞,我喃喃这这个名字“魏……婴……”,似是魔怔了一般。

     
       宗主向来避讳这个名字,每每提及,那双好看的眉眼就会皱成核桃,带了点眼巴巴的委屈和一点不易察觉的期盼,惹人心疼的紧。宗主每年都会酿上一坛酒,大多数是天子笑,封坛口处总会刻一个小小的“婴”字,待到每年桃花漫山遍野,望眼皆是春色之时,宗主就把酒埋在树下,却是一次也没喝过,在等待什么人似的。

    
       终于,醇香弥漫,似有故人归来。

    
       我的心中仿佛被强行灌苦水一样难过,我丢下木桶,撒腿就跑,也不顾什么姑娘家架子,我此刻只想找到魏婴,问他为什么丢下宗主一个人这么多年,为什么要让他饱受痛苦,我的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

       我还要告诉他,桃花树下还有这十三坛酒等着他。

——————————分割线———————————

后续随心,cp有曦澄,羡澄,微湛澄

最后不要脸求颗小红心

  另,续集在评论,肝都爆了
    

跪下求图 

偶然发现自己的酷狗壁纸,啊这个fafa好漂亮!然后,就找不到出处了,各位留步帮忙看看这是哪位神仙太太画的啊!如找到的话真的是肥肠感谢了!! ​​​

就是开了一下弹幕就成了这样子

   今天看魔动漫,纸巾备了一包,边哭着又刷了一遍,手贱点开了弹幕,我一个澄吹顿时暴怒,弹幕里几乎都是在骂江澄。
 

   我想问 为什么?他做错了什么?难道他没有爱恨的权利?确实是魏无羡屠戮玄武一事给血洗莲花坞埋下了祸根,江澄怪他,错了吗,还是说弹幕里那群睿智觉得魏无羡是主角,他不能受苦,他就应该潇潇洒洒唯我独尊谁都要疼他?那江澄呢?他不过16岁父母双亡,转眼间乾坤瞬变,他就受的了?他就不能发泄情绪,他才是最难过的啊,那是他的阿爹阿娘,是陪伴着他长大的莲花坞啊,他的阿爹还欠了他永远都还不了的一个拥抱,一句赞扬,一个微笑……还是说,莲花坞上上下下几千几百条人命以及江澄的阿爹阿娘,比不上魏无羡挨的几句恨话,几个拳头?
  

      还有,我认为,魏无羡,他该打。虞夫人临死前以命相护江澄和魏无羡,只因她相信魏无羡可以护得住江澄,“死也要护着江澄!”这是虞夫人叮嘱魏无羡的最后一句话,可是后来魏无羡做了什么?在江家祠堂里,当着江澄的阿爹阿娘灵位之面,与蓝忘机一同攻击江澄,在江澄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救下温氏,与江澄为敌。那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我食言了”破碎了江澄的整个年少,好,魏无羡既然选择忘记过去,忘记莲花坞,那为什么要让江澄一个人背负那沉甸甸的誓言与责任,被束缚在过去中?江澄跪下来痛苦着年少的誓言与期待,他却在一旁默默看着,江澄选择埋藏无尽的委屈,他却去游山玩水,和蓝忘机你侬我侬,好不快活!

      我讨厌这个结局,江澄一身傲骨,不负于天地,为什么要让他跪下?!我绝不允许,江澄无需放下一身矜傲来痛数前流,我希望他能如紫电一般凌厉划破长烟一空,不由分说地顶着一颗澄心,带着一身傲骨,不愧地活着。这牺牲了几乎所有人的悲欢离合才换来的“皆大欢喜”,我为此感到可悲。
   

    此一番空谈,只为表达对江澄永远的爱,我死也要护着他。仅此而已。